首页 >

命局土五局什么意思,女人命局为土五局好不好

【S】

命局土五局什么意思

土五局概论编辑 播报

土五局之特质:土主「信」。性顺静、木讷、均衡、稳重,偏大智若愚的类型。可以「土」的性质,联想个人的个性。土五局立命行限所忌: 在太岁、大小二限行运忌逢卯、辰、巳宫。(震宫、巽宫)东方、东南方。

壁上土编辑 播报

【本义】陶宗仪曰:「庚子、辛丑壁上土者,丑为土家正位,而子则水旺之地,土见水多,则为泥也,故曰壁上土也。」壁上土者,气居内而闭塞,掩形蔽体,内外不交通。壁上土要依恃栋梁,方能稳立,兴门立户。有除暑却热,抵寒御冷之德,隔霜敌雪之功。壁上土需要依附靠山或墙壁才能稳固,最主要的功能就是粉饰、美化及遮蔽墙面。就像有些小姐一定要化过妆才敢出门一样,是很注重外表的一群,当然爱美是人的天性,只是他比较爱面子,喜欢别人当面夸奖他,好像这样才能充份发挥他壁上土装饰的功能似的。这种人外表看起来很随和,也蛮有爱心,但是他的爱憎之心很重,凡事只要牵扯到自己人就样样都评好,坏的也要掰成好的,非常护短,喜欢搞小团体,一旦被他列入不受欢迎名单就事事不便了,这里刁你一下,那里扯个后腿,真是个麻烦人物。

【特性】善于隐藏,不喜表现,遮掩事功,但非隐瞒;又因内外不交通,有「心事无人知」之叹。须有靠山,靠山稳则立,不稳则倾。换言之,若倚恃之栋梁腐朽,焉有不倾颓之理。壁垒分明,是非对峙,自立门户,善护自己人,不合者摒之于外。爱心宽宏,唯自己人受惠。

◇庚子命宫在子的人:内外分明的特性较不明显,虽然比较没有主见,但是一旦得罪他,什么恶劣的批评都出来了,一点口德都没有。

◇辛丑命宫在丑的人:特征与庚子相同,但是如果位置在「帝旺」之地就会表现的很明显,坐「死」地则不会。

【忌怕】最怕(壬午、癸未)杨柳木、(庚申、辛酉)石榴木。

【建议】放开胸襟以纳人,张开眼睛以观人。用点器度以宥人,费点心机以选人。

【座右铭】小人固当远,然断不可显为仇敌;君子固当亲,然亦不可曲为附和。待小人宜宽,防小人宜严。处事须留余地,责善切戒尽言。

城头土编辑 播报

【本义】陶宗仪曰:「戊寅、己卯城头土者,天干戊己属土,寅为艮山,土积而为山,故曰城头土也。」艮为山,有止之意。城外之山以为屏障者,为城头土。城头土者,其气能成育万物,发乎根,壮乎萼蕊;自始至终,有助长之力。城头土者,可为天京之玉垒,可为帝居之金城。龙蟠虎踞之势,或倚立乡壤之侧,徒具形势,此土有成与不成之别,可作两般看法。城墙原本就是作为屏障之用,而城头土位置在城墙的最上方,就好比高高在上的皇帝,有很大的野心,希望统治他人。虽然他表现得很热忱,也一副度量很大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可是不一样的,对一个欲望强大的人来说,只要是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可以做,是个标准的「骑墙派」投机份子。

【特性】个性孤高,是有原则的人。喜范定事理,作为行止之依据。有助人之天性,外观不错。

◇戊寅命宫在寅的人:表面看起来忠厚老实,内心里常会反复不定,其实不一定老实。

◇己卯命宫在卯的人:表面同样看起来忠厚老实,内心疑惑,但是较为精明,而且表现的稳重冷静。

【忌怕】最怕(壬午、癸未)杨柳木、(庚寅、辛卯)松柏木、(戊辰、己巳)大林木。

【建议】不妨常露出笑脸,表现亲和力。

【座右铭】律己宜带秋气,处世须带春风。鱼吞饵,蛾扑火,未得而先丧其身。猩醉醴,蚊饱血,已得而随亡其躯。鹚食鱼,蜂酿蜜,虽得而不享其利。

砂中土编辑 播报

【本义】陶宗仪曰:「丙辰、丁巳砂中土者,土库辰绝巳,而天干丙丁之火,至辰冠带、巳临官,既库绝,旺火复与生之,故曰砂中土也。」砂中土,禀承阳气,但其时已过,故以为成齐未来之功。砂中土者,乃波浪冲积而成之沙洲。此土清秀,乃龙蛇盘隐之宫,陵谷变迁之地。龙蛇杂处,形势奇变。缺水的砂土是无凝聚力的,风一吹马上就散,完全无法受到规范,也因此能自在的到处飘散,就像一个适应力特强的人,不论到那里那种环境,他都能随遇而安,乐天知命,凡事不强求,深知这世上的一切都没有定数,有就做,没有也没关系。但是这种人最后的结局好坏差距颇大,环境糟的时候很惨,如果幸运的话时势造就成英雄也是有的,只不过有时候比较会打混摸鱼,能不做就推掉,但却不会放弃升迁的机会。

【特性】资质不错,外表却不似;表现松散,却老于世故。外观清秀,心有所本。但所处情势多变,且龙蛇杂处,运好如龙,运歹如蛇。阳刚之美,险峻之美,激烈之后,遗留之平静美感。

◇丙辰命宫在辰的人:好表现,只要机会一旦降临在他身上,马上就摆出一副高傲自大的样子。

◇丁巳命宫在巳的人:心术不正,为人自私,常常会为自己打算,奉承上级帮自己制造机会。

【忌怕】最怕(戊辰、己巳)大林木、(壬午、癸未)杨柳木、(庚寅、辛卯)松柏木、(庚申、辛酉)石榴木。

【建议】居安思危,不断充实自己。

【座右铭】处富贵之时,要知贫贱的痛痒。值少壮之日,须念衰老的辛酸。入安乐之场,当体患难人景况。居旁观之地,要谅局内人苦心。

路傍土编辑 播报

【本义】陶宗仪曰:「庚午、辛未路傍土者,未中之木,而生午位之旺火,火旺则土焦,未能育物,犹路傍土若也,故曰路傍土也。」午乃火旺之地,火旺则土始生,土方生故未能育物。路傍土是气已成形,物已彰显,形物皆可明见。路傍土者,大地连途,平田万顷,火暖土温,此土后劲十足,农物赖以资生,草木因之畅茂。路傍土就像是火山爆发时所喷出来的岩浆灰烬,等到尘埃落定时,火势就逐渐减弱,泥土的温度也逐渐降低,虽然它的蕴育力很强,但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也还不能做任何有效的运用,只能先让它留在路上,等时候到了才能开垦,必须要有耐心等待才能化育万物,造福人间。当这个人是属于路傍土的类型时,通常都会有同样的特质,就像个性直爽,又很有耐心,做起事来都会有始有终,也泥土是无条件的接受各式各样的植物,就像一个很有博爱之心的人,不管是好人、坏人,好事、坏事他都会帮忙,完全没有私心,具有很强的服务精神。

【特性】本身不错,但尚无能力助人。心性光明直爽,而气已成形,短时间无法改变。须待一段时间,方有助人之能力。故要成气侯,要待时机,有大器晚成之象。

◇庚午命宫在午的人:比较没有主见,耳根子软,容易左右摇摆,难以下定决心,而且脾气暴躁,就像还没尘埃落定的时候。

◇辛未命宫在未的人:虽然比较有耐心了,但是脾气还是暴躁容易冲动,就像泥土温度还没完全降下的时候一样火气未消。

【忌怕】最怕(壬午、癸未)杨柳木、(庚寅、辛卯)松柏木。

【建议】培养耐性,等待时机。等待时机,并非把时间空过,应积极充实自己。顺境中的美德是节制,逆境中的美德是坚忍。能于逆境中,充实实力,待顺境一到,将更有斩获。

【座右铭】事有急之不白者,缓之或自明,毋急躁以速其戾。人有操之不从者,纵之或自化,毋苛刻以益其顽。遇事只一味镇定从容,虽纷若乱丝,终当就绪。待人无半亳矫伪欺诈,纵狡如山鬼,亦自献诚。

大驿土编辑 播报

【本义】陶宗仪曰:「戊申、己酉大驿土者,申为坤,坤为地,酉为兑,兑为泽,戊己之土,加于坤泽之上,非其它浮薄之土也,故曰大驿土也。」大驿土,气以归息,物当收敛,龟缩退闭,美而无事。大驿土者,堂堂大道,坦坦平途;九州岛无所不通,万国无行不至。此乃位属坤方,德乃厚载,轮天转日,负海乘山之土也。大驿土就好像一片广阔、平坦的?场,放眼望去只看到一望无际的天与地,让人不禁有种渺小的感觉。对大驿土的人来说,浑厚扎实就像与生俱来的个性,而且做人勤劳,办事能力强,有冲劲,是很有原则的人。有时候即使超过了负荷,还是逞强不愿向人低头,但是有时候难免会有划地自限、故步自封的问题。个性坦然、实在,也他的实在,偶尔也会有现实的一面。

【特性】坤土是地德、女德,乘山负海,载运万物而无怨。路傍土成长而成大驿土。大方、公平、爱心、通达。平静、隐忍;但为阴,故虽为通达而不开朗,有划地自限之弊。

◇戊申命宫在申的人:气质高,凡事不会小鼻子小眼睛的斤斤计较,表现得较大而化之,但是个性较现实孤傲。

◇己酉命宫在酉的人:疑心病重,有时候会是非不分,但是为人精明能干。

【忌怕】最怕(戊辰、己巳)大林木、(庚寅、辛卯)松柏木;稍忌(庚申、辛酉)石榴木。

【建议】安享平静,学习开朗。

【座右铭】海阔从鱼跃,天空任鸟飞,非大丈夫不能有此度量。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非大丈夫不能有此气节。珠藏泽自媚,玉韫山含辉,非大丈夫不能有此蕴借。月到梧桐上,风来杨柳边,非大丈夫不能有此襟怀。

屋上土编辑 播报

【本义】陶宗仪曰:「丙戌、丁亥屋上土者,丙丁属火,戌亥为天门,火既炎上,则土非在下而生,故曰屋上土也。」屋上土,其气已成物品,是圆美的事物。历遍阴阳,得势于阴阳之间。屋上土者,埏埴为水,水火既济,盖蔽雪霜之积,震凌风雨之功,此土亘瓦也。屋上土,即土经水火陶制而成瓦,「埏」是敲击,「埴」是黏土;「埏埴」是造瓦之模具。土和以水,再以适当之火候,烧制成瓦,可蔽霜雪、挡风雨。丙丁属火,亥为水,屋上土的意思就是泥土用水来搅拌后再用火来炼制成屋顶上的瓦片的意思。有了瓦片的遮风蔽雨,大家才有休息的地方,但是瓦片容易一摔就碎,就像一个很有爱心的人,常会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却还能为大家服务,造福群众,实在是令人敬佩,并且个性劳碌,得失心重,依赖心比较强,就像瓦片需要有附着之处一样。

【特性】历经阴阳陶炼,塑造成一定型之性格。有爱心、执着,但脆弱。 成长期须接受一番寒澈骨,无数的冲击、对立,终能突破、蜕变。

◇丙戌命宫在戌的人:常会年纪越大越固执,脑子从来不会转弯的,凡事一个萝卜一个坑,做事情较讲究原则。

◇丁亥命宫在亥的人:个性比较急,有依赖心,是个内心脆弱的人,但很有爱心,也是一位爱家和顾家的人。

【忌怕】最怕(庚申、辛酉)石榴木。

【建议】多体会「醉过方知酒浓」的意义,多经历「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的心境。

【座右铭】富贵家不肯从宽,必遭横祸。聪明人不肯学厚,必_天年。倚势欺人,势尽而为人欺;恃财侮人,财散而受人侮。

【E】